厕所摄像头的考虑

当时公司发送广播时,倒是在各种小范围内泛起骚动,而且不小心撇到几位女同学不安的心情溢于言表。
当时就在想是不是这种事情不能够公开的,不然这不就引起不少人尤其是女同学的不安?
如果如果是这种逻辑的话,那当前中国政府所隐瞒的不少的事情是不是都是因为这种情况——怕引起社会不安?
再仔细深想,却又觉得的确是公开才是正确的。
首先,如果不公开。纸是包不住火的,肯定会通过小道消息而在公司流传,这种渠道的流毒大家都懂得,而且对于想象力丰富的有些阴谋论者而言,还可能会生出摄像头与某位领导有关系的内容,以至于大家都惶惶不可终日。
而对于公开,纵然会有短暂的不安情绪,但首先公司不会成为众矢之的,即使有责任,也不会被大家所怨恨;其次,给同学们好好上了一课,防不胜防,加强了大家自己本身的保护隐私的能力,甚至举一反三,在更衣室也会检查下空气清新剂。
很多问题的出现归结于大家的依赖性太强,往大了说就是很多事情都依赖于政府。
这让我想起了一条消息,说是在国外的超市的食物,是不会注明保质期的,只有生产日期,那这件食物到底能不能吃就需要购买者自己去做判断,自己吃死了就不能怪超市了。这就是对自己负责。这样的方法不仅减轻了企业的责任负担,同时引导公众对自己负责,增长见闻知识,因为只有了解了食物的性质,才能判断食物是否可用。
亚当斯密发表《国富论》,正值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其主要思想就是鼓励人们利己,再通过社会的引导将人们的利己行为服务于社会。“利己”与自私是有本质区别的,就像是对食物的选择,“利己”驱使人们去获得知识,人人都获得了知识,整个社会的素质就会提高。但这种思想,用郎咸平的话来说,直到现在中国也鲜有几个人能够理解。
再说说依赖,国人太依赖政府,太依赖企业,没有自己的一套理性的知识体系,所以也更容易被流言所迷惑,为感情所驱使。作为政府、企业出现事故便瞒报欺骗,更使流言快速成长,使得企业、政府的公信力大大降低。企业没有了公信力,买家就有选择其他替代品的权利;而政府没有了公信力,尤其是大家需要依赖的政府没有了公信力,而此时又没有可以替代的信仰,则社会就会出现动荡,因为我们“文明的所有要素都根植于这些信仰之中”。而支撑当前社会的就只剩下道德因素,而当道德沦丧,人伦尽失之时,摧毁这个政府的就是“无意识的野蛮群体”,但新建立的政权还是会与以往一样奴役人民,而人民也愿意被奴役地依赖新的政权。
擦,写偏了。其实我想说的是,通过公开事件、食物保质期等等小的事件,就可以使的人民在不知不觉中得到素质的提高,啊,又是“无之以为用”的境界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