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呀第二天

教我们7个人的是个老头了,老带一副墨镜,本以为只是用来遮光的,待他摘下来时,想也是用来遮眼的——似乎有只假眼,因为看起来两只眼不怎么平行。
待轮到我上车时,他先问我“昨天你们几个练习谁练得最好啊?”
看他是个老同志,就开个玩笑吧:“我练得最好啊.”
——这让我深刻地认识到,开玩笑要看对象的,比如像这样的老头就不可以,因为在我接下来的学车历程中,只要稍稍出一点差错,他就数落:“草,练得最好就练成这样!”现在回忆,估计得说了十几次,这也可以大约计算出我出了多少次错的。
之后上午的学习结束,他开始评论,指着我对其他六名“车友”说:“开得最差的就是他了……那个穿黄衣服的……
他本还想多说一些类似于“他还说他昨天练得最好”之类的话语的,但还没开口,就被一女“车友”打断:“开最好的是谁?”……
(其实我当时是穿的绿色的衣服,我很怀疑他为什么说是“黄色”,他那只眼果真是假眼??他可是驾驶教练哪,怎么黄绿不分?想体检时,只让我们分辨红绿,还未有黄绿,就放过了吧!)
下午的开车我当然也不可避免的出了几次错,奇怪的是他却骂得很少,之后在休息时,偶然听到他与另一教练说“今中午我也没睡觉呀”,我立刻恍然大悟——它是困地没精力骂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