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事

昨天晚上辅导员胡女士又来交待工作了。
看到她让我想起老英来,印象不怎么好。
第一件工作是晚上院对宿舍进行学生晚休的检查。
我很怀疑一些所谓领导的想法,是不是跟高考题的研究专家很像。
这个检查有什么用呢?无非是给同学们的夜生活添了些刺激的剂料,他们走后,同学们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
检查之前下通知,这已经是中国领导阶层的惯例了。省领导下乡,先向乡长说一声,然后乡长赶紧安排:该遮的遮,该掩的掩,,该夸的再夸张一点,该赞的再饰上一些……
深更半夜往人宿舍跑,没觉得有“关心学生”的意思,倒是有窥淫僻的味道。
交待的第二件事,又是恋爱的问题。说是前两天,一对男女被某位具有窥淫僻的领导“当场抓获”,并要记入“X档案”。
这又是中国的惯例的。一件事情,办的人很多,如黄河泛滥,而“领导”阶级呢,不是加以引导,而是“明令禁止”。
就像游戏刚风靡的那会儿,更是明显,“禁止”儿子似乎对“领导”们的手段有些侮辱,因为太轻了。
我们可以引一个例子,大禹治水。鲧的手段是“堵”,也就是“明令禁止”,结果越堵水越凶;而大禹则是加以引导,将洪水引到海里去。
我早说过,中国文化是很丰富,而中国人往往是忘却了她的丰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