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的胡说

唉,好累呀,一直在忍让与理解别人的任性,我也想任性一回。
我已经购买了下周去台湾的机票,也许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也许是乘坐的飞机在某个地方出现了故障坠落了,又也许真的到了台湾。
可到了台湾又能怎样呢?出了机场打个车吧,不知道出租车司机会不会是个黑心死机呢?狮子大开口?或者干脆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洗劫一下。算了,还是让司机师傅把我送到最近的旅馆吧,不知道这里的旅馆多少钱住一晚,反正上海这里可真贵呀,当然也有便宜的。我记得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都挺便宜的,那还是麻烦师傅送我到火车站看看吧。咦,台湾有火车吗?

师傅可能会说他知道一个地方,然后就带我去了。
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下了车,感觉人好多好杂,就是所谓的鱼龙混杂之地?嗯,也许还是各种江湖绝技持有人的秘密聚集地。

找个旅馆先住下,衣食住行嘛,住要解决了。
找到了个小地方,老板人挺好,给了我半块面包,说是送你的晚餐,我谢了。

吃了半块面包,不知道干什么,就趴在窗户上看人流。原来这里也有做人流的。
这时天已经黑了,天上有好多星星,但是奇怪呀,没有月亮。算了,没有月亮地球都照样转。
是啊,月亮都不算个啥,我又算个啥呢?我这次任性的跑出来,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我。
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已经离开了,又或许虽然感觉到了但还是像月亮对他的感觉一样——没有感觉,在不在都无所谓的。
不知道有没有在乎我的人呢?额,应该有吧,那他们不知道会不会在找我呢?嗯。。。估计没有,我又不是什么有钱人,他们在乎我干么。
那我在乎的人呢?他们在做什么呢?算了,我在乎的人他们都有脾气,都很任性,我也许就是因为他们才想要自己任性一回冒着飞机失事司机洗劫的风险来到台湾的这个神秘卧龙村,还得到了半块面包。
啊,想起了半块面包,回味无穷啊,真是感激那个老板。不知道明天他还会不会再送我一块面包呢?

有点累了,是啊,好累,真的好累,我想睡觉。
屋子里的床铺好像是挺干净的,真干净,而且看得好柔软,忍不住赶紧扑到床上。不知道这个“忍不住”是因为忍不住累,还是忍不住既干净又柔软的诱惑。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啊哈,真好,晚上不用因为早睡而感觉好像吃了大亏,早上的自然醒也不会急着打开电脑玩游戏。
嗯,想到昨晚的面包了,不知道老板会不会赠送早餐呢?
我打开了门,期待着老板正拿着面包在门外站着。
可是我没中过彩票,我也没有任何成就,所以外面没有老板,咦?却发现有一个箱子,我好奇的探过头去,却发现一只小猫咪从箱子里也探出头来。嗯,此时我和猫咪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都在探头。

这是被遗弃的猫咪吗?好吧,不管是不是遗弃的,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可以分析它就是被遗弃的,而且被遗弃在我屋门面前,而且让我看到了,所以我可以合理的说“嗯,它是我的了”。

啊,小猫咪现在都不能用可爱来形容了,只用一个字“萌”。所以呀,无论上面我分析的多合理,其实是我心底里就是想要它,那些分析只是在为我的想法做证据而已。
我很理性吧?小猫又探出头来“喵”了一下,嗯,它懂了。我都没说话它就懂了,哈哈,它真是善解人意啊。。。
好吧,无论我说的多么自然,其实是我心底里觉得它懂了,这些话只是在为我的想法作证据而已。

手托着箱子往楼上楼下看了看,我不是在“做贼心虚”哦,我其实是在看老板有没有拿着面包正朝我走来。可惜没有,老板真可恶,我这么急切的等他,他却不来?

不等了,我将箱子带到屋里,关上门。
知道吗?其实上面这句话我不想加上“关上门”的,因为前面“带到屋里”可以有关门这层意思的,但为什么我还要加上呢?不知道,也许是画蛇添足吧,又或者担心读者觉得我没有关上门然后就会想他为什么不关上门呢?然后继续这样想下去,导致我后面的内容无论说的多么无聊,他的脑袋里面一直有一扇没有关上的门,而且后面我会描述我和小猫的对话,而在他的脑袋里,我和小猫对话的场景中居然有一扇没有关上的门,这是我不能接受的,和小猫对话怎么能不关门呢?所以我就加上了“关上门”,表示我已经关上门了,如果在之后的场景中你还有一扇没有关上的门,那我拿你也没办法,因为这是你头脑中想象的事情,即使我质问你“你脑袋里的门关上了吗”,你脑袋里的门明明开着,但为了骗我就说“关上了”,那我也拿你没办法,我就只能相信了。但你自己最好想一想,你为什么要骗我?说实话我又不能把你怎样,顶多就是对你说“你想怎样”而已。

进屋里后(我关门了哦),我把箱子放到桌子上,小猫好奇的探出头来望着我,我也好奇的望着它。这个时候我和小猫有了两个共同点,一个是好奇的心理,一个是望的眼神。

不知道小猫有没有吃饭,要是老板这时候送面包来就好了。
“小猫你好”
它喵一下。
“你叫啥?”
它喵一下。
“你饿不?”
它喵一下。
唉,我想哭。无论我问它什么,它居然都只是喵一下。我太感动了,因为在其他地方我说了好多话,但对方什么声音都没有,连喵一下都不给我,我好伤心,而这是小猫却不吝喵我一下,让我好感动,我决定,当老板送面包来的时候我要分给它三分之二吃。

可是只有喵可不行,既然我把你接到家里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们得试着交流啊。
“那这样吧,我说一句话,肯定回答你就喵一下,否定回答你就喵两下,明白吗?”
它喵一下。
“好,我问喽?你妈妈知道你是个同性恋吗?”
小猫它居然缩回箱子里了,嗯,这小猫挺聪明的,知道这个问题对它来说不公平。

我又继续问了它几个问题,比如你有女朋友吗?你觉得老板没给咱俩送面包是因为昨晚没有月亮吗?你觉得电脑重要还是送我来这里的司机师傅重要?等等很多正常的问题,但它还是缩在箱子里不出来。

好吧,可能第一个问题惹你生气了,那你就先生气吧,我想到窗户边看看月亮出来了没有。
到了窗户边,看了看天,还是没有月亮,只有一个太阳挂在那里,唉,光芒万丈,你厉害。

再看看对面的人流,我说的是人流哦,不是你想象中的人流,你如果怀疑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你就错了,不信你就看我的下一句描述:
再看看对面的人流,我转身走到箱子旁边。

“出来吧,小猫咪,我错了”
“你叫什么名字呀?如果你不说我给你起个名字好不好?”
“嗯,叫什么呢?起名字真是件麻烦的事情,我在写一个剧本,里面的角色的名字就很让我烦恼,不过有一个名字让我觉得很拉风,叫做孤独求死。其实有个复姓是独孤,但我觉得这个姓太没水平了,孤独多好,还有好多层意义,而且孤独可以让很多情绪多读者看到后会有共鸣。嗯,要不你就叫孤独吧”
它喵了一下。
“嗯,对,孤独喵”

这时候有人敲门。
看到了没!有人敲门!我确定刚才我是关门了的,如果没有关门的话怎么会有人敲门呢?!哼,那些以为我没关门的人,你们怎么解释!

啊,第一个出现在我脑海的人是拿着面包的老板,我赶紧跑过去开门。真的是老板!
“马上到点了,你还住吗?”
我一直在期待老板从背后掏出一整个面包,因为现在我有室友了,所以半个不够。但老板却在问我还住吗,明显就是他是来要钱的,哼,又是钱,难道钱比面包还重要吗?
“再住一天吧”,我说。
“好,再给我50块吧”
哼,果然是来要钱的,连块面包都不带就伸手要钱?不过看在你昨晚上给我半块面包的份上,我就不说什么了,掏了50块钱给他。
他笑着说“谢谢”,转身走了。
他笑了!给他钱他居然笑了!
等等,刚才他一直在笑吗?我没有注意,嗨,管他呢,反正我给他钱的时候我看到他在笑!真可恶,住完一天明天走,不在你这住了!如果你良心有所发现的话给我带块面包来我就考虑再住一晚。
好吧,这些话当然没有说出来,但我想出来了,我想出来就等于我说出来了,你有没有听到算你的事,你为什么没听到?反正我说了。

转身回屋,走到箱子边上,继续看看小猫。
你猜猜我这次关门了吗?哈哈哈,不告诉你,无论你猜什么我都不会告诉你,在接下来的所有描述中我都将不在说门这件事,退房的时候我从窗户走,哼,让这扇门成为你脑袋中开关不定的噩梦,让你枕上、马上、厕上都在考虑这扇门!

“孤独喵?”我探头好奇地望了下,却发现小猫不见了。
咦?去哪了?难道因为老板没有带面包来所以生气走了?
嗯?难道这是一只骗子猫,专门骗取旅馆住客的同情进入到住客房间,然后等待老板送给旅客面包的时候顺便分一杯羹?嗯,一定是这样,哼,可恶的小猫,不仅这么萌,还给你起了个这么有气度的名字,没有面包居然连句招呼都不打就跑了?

我很自然的抬头一看。
注意这里的“很自然”的形容,因为我真的只是很随意的抬头,这个抬头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与政治色彩的,甚至连老板与面包这样的想法都不带的,真的是很自然的抬头,看到窗边有只小猫。

咦?小猫?你是来找孤独喵的吗?
它喵了一下。

咦?声音挺像孤独喵的,你是孤独喵吗?嗯,我得持怀疑态度,现在骗子太多了。我得确认一下。
我过去把这只小猫抱起来,它并不害怕,而是好奇地探着头望着我,嗯,对,它是孤独喵,因为它“好奇”“探头”“望”都出现了。可是你怎么出来了?还在学我看着对面的人流?难道你怀上了?我一直以为你是小公猫,原来是只小母猫啊?

“你怀多久了?”我问孤独喵。因为我听到一句话是猫三狗四,意思是小猫怀孕要三年才能生下来,而等生下来后小狗才能怀上第四胎。我问它怀多久了,就是要知道小狗什么时候才能怀上第四胎,然后就可以以此为预言发条微博,等到时候小狗按时怀上第四胎的时候大家都会称我为预言帝。
它喵了一下。

“你就只会喵吗?偶尔汪一下也可以啊,放心吧,我会坦然接受的。”
它喵一下。

“难道你怀孕是我的错吗?月亮没有出现是我的错,老板不送面包是我的错,你怀孕也是我的错?前两个我可以勉强接受,但这一条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的!”
它喵了一下。
“唉,你也有任性的一面啊,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我,把所有错误都推给我,自己没有一点责任,没有一点错误。好吧,即使你有很明显的错误,我想你也肯定会说‘要不是因为你我能犯错误吗?’,好吧,好吧,都是我错了,你心情好点了吗?”。
它喵了一下。
“我们是室友嘛,有什么问题我们好好谈嘛,为什么你总是给我这么简单的回应呢?”
我把孤独喵放下,回到床上,因为我又感觉好累好累呀,不知道为什么,躺在床上歇会吧。

这时候肚子叫了,唉,老板哪,你怎么还不把面包给我带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