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

两年,是从前几天拿到离职证明的时候看到的,从11年8月15日,到13年8月1日,也算是正好两年了。
本来想在前面加上个形容词,比如“简单的两年”或“平凡的两年”等等,但总感觉一个形容词根本不足以形容这两年,所以“无声胜有声”啊,就是——两年。

记得当年刚从蓝港离职,桃子找我说这里有个新项目,公司也挺好,然后我就过来了。因为我一直在寻找成就感,又或是在努力获取成就感,但蓝港的这个阶段暂时不能满足我,又因为其他某些原因,就离开了。
来到了上海。

刚来的一段日子,虽然没有以前蓝港的一些感觉比较好的氛围,但总的说还是挺高兴的。而且又是在做新项目,开始一段新的路,总是让人觉得比较兴奋。
但实际这套代码实在是。。。关于这件事情我就不吐槽了,因为实在是难以下笔。

回想起来,暴雨的陨落是在我来到公司之后的事情,所以我还经常拿自己调侃:我就是暴雨的克星。之后的日子也能明显感觉到公司在缩减开支了,比较让我新鲜的各种饮料也已经断货,而到了年底,竟开始稍微的有点拖欠工资起来了。
有点敏锐嗅觉的人已经开始着手离职。

当时似乎说如果游戏有了200W月收入,则就给项目组发奖金。
而在我们看来,确实达到了这个目标,而对于老板们看来,这只是个数字,而实际的钱并没有到位,所以不算。
过年回来,策划集体离职。现在想来,还真是挺壮观的一幕。

而由于财政的不支,所以这个我闻风而来的新项目也终于夭折了。
自此,便开始了预言的维护工作。

当时因为大量人员的离职,前景一片惨淡的时候,老总还召集了一批人到一个地方开会。说这一批人是如果暴雨倒掉,只要这批人在就能够使公司继续存在的员工。而我只来公司几个月就“有幸”能够成为其中之一,我相信是跟我的能力是没什么关系的,而是因为桃子与老方。
会上说了什么早就忘记了,但有两件事却是记得的,又或许会上就说了这两件事。
一是回忆,当游戏还在疯狂赚钱时,有次大家在他的别墅狂喝酒,光喝酒就喝了多少多少钱;
二是对离职的人的抱怨,“公司培养了你,给你工资,你居然离职?!”(具体意思忘记了,但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个意思)。
听这一席话,我就已经隐约知道目前处境的原因了。

虽说开始走下坡,但逼走部分员工之后,也还一直能够坚持。程序组来说,走掉了李小军、黄斌,又过来何宁等人,又走了两个,黄梦与谢键也加入,后来因为要做页游招来了顾姜伟。其他组也都差不多,人员来来走走,现在想来虽有些伤感,但与他们在一块还是挺可乐的,对于他们这批人以及其他的一些事情,我想在之后的日子里再详细写下,因为总归是见证了一个公司的由盛转衰,还是值得纪念下的,但我不会开公司,也不想开公司,所以对于什么转衰的原因啊什么的都是很无聊的事情。

公司渐渐的冷清了。干掉了几个项目,因为这几个项目做了N年而且居然还没露过脸。
我们也从这个屋子搬到了另一个屋子,而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又搬到了别的一个屋子,整层楼算是都呆过了,没白来。

而对于游戏的维护,也是各种的新功能各种开发。又在跟风强推微端版本与页游版本,一次还扯出个横幅来个激励的“奋战XX天”。这段期间让我心跳加快,各种呼吸不畅,居然恐惧起猝死来,我发誓如果再来一次“奋战”我是一定会当逃兵的。

公司又很冷清了。
终于在12年的11月左右吧好像是,公司搬出了这个月租超贵的大厦,移到了一个比较小的地方。当时我住的地方到这里走路只有10分钟的路程,所以周一就到这里来上班,前两天周五晚上的时候我还过来看了下,当时居然还没有装修完的,只有一个人在那里值班,看到我了就说找谁。我说我是这个公司的员工,过来看看。他哦了下,说其他人都去吃饭了。我也哦了下,不想两人尴尬,就走了。

10分钟的路程还是让我有些高兴的,但之后房东要加价,我就走了,搬到了中潭路附近。反正下了地铁站就是公司,想也没事。但自此,我上班所要花费的时间就刷新了记录,20多分钟。刚搬过去的时候,正好是最冷的时候,而屋子里空调居然是坏的。取暖的方法就是出去吃完拉面。

黄梦走了,年后回来,谢键也走了。程序就剩下了我与何宁,一个客户端一个服务器。
之后老婆回上海,我们在3月份就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旁边就是长风公园。但到地铁站要走路20分钟,所以这又刷新了我上班的记录:半个小时。

我一直希望能够有点成就感,但这两年来却根本没有。我之所以能够留到现在,不是因为对暴雨有什么感情,不是因为就剩一个客户端觉得自己独一无二,而是因为现在,没有什么工作好做,我有这么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做自己的东西,来实现自己的成就感。还可以拿工资,虽然已经拖欠了3,4个月了,但总还是有点希望的。
但自己的要求太高了,整整的将这段时间给毁掉了,因为我也没有获得我想要的成就感,甚至一个小小的烂游戏都没有做出来。

当知道项目组终于要被卖到别的公司的时候,我就知道,“好日子”到头了。
老方想拉我去他那边做游戏,新项目,新的东西,总是兴奋的。但在这之前却还是要先到新的主顾公司去做交接,所谓交接,也还是维护这个游戏。
说实话,我腻了。

而这也再次刷新了我上班的记录:1个小时。

今天下午马上要下班了,突然说要开会。在暴雨的时候,“突然”的事情很多,所谓上级绝不会和你说任何话,当成熟了,就突然宣布了某件事情,总是让人有点愕然。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总是在要吃饭的时候开会。这让我突然想到了之前老总的“一席话”,虽然这次会议内容的确是在讨论游戏的“重生”,但在这个点突然宣布开会,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员工算个屁。

我不是人才,但我是个人,我需要希望,我也追求成就。这个游戏曾经辉煌过,但,这与我何干?维护这个曾经辉煌过的游戏,我并没有任何荣誉感,反而像是在给别人擦屁股。
擦了一年多的屁股了,除了留下4个月的拖欠工资,没有什么值得交流的回报,我真的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