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上班

0

在家休息了算是2个月了,今天终于入职第一天。去的是一家叫百趣的公司,主要是做棋牌的,当时考虑要去主要是觉得可以一个人自己做游戏,包括客户端与服务器。
因为服务器使用C++,所以要再重新看下C++的。

这两个月里面,也还是经历了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从去北京、嘉兴,回来参加领袖素质的第一阶段课程,然后就是在家躺着3个星期,倒还真是把腰几乎给歇好了。而且今天新入职的公司每天中午吃饭前要做什么平板运动,就是类似俯卧撑,一直趴着几分钟,对身体起码也是有好处,希望腰会更好。
之后就是两个星期的面试历程,期间有一个公司不是做游戏的,是做类似幼儿园打卡之类的APP,后来他们想要用U3D做个AR相关的幼儿游戏,所以去面了一下;还有的公司是做H5游戏,有个还要Cocos做棋牌的,都让我说我要考虑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最开始的时候看到上海的一家大的公司要做休闲游戏,很有期待的想去面一下,虽然最后还是没有通知,但当我到上海的时候却就已经犹豫了。
下了到达上海的高铁,就要转几路地铁才能到达公司,在转地铁的时候我突然有点想逃避,我在怀疑我自己是否真的还想回到上海,回到这种每天转地铁的日子,虽然搬个家就可以避免坐地铁,但我是否真的想回上海。
那一刻的逃避,那一刻的怀疑似乎已经提供了答案了。

今天入职的公司,人员不多,似乎也就30人左右的样子,U3D项目还没上线。当时面试的时候他们似乎就像让我搞个捕鱼游戏的,所以今天负责人就直接跟我说了这件事。这倒没什么的。
看了一天代码,感觉不太好,有点让我怀疑人生的意思。主要是因为代码写的我感觉好像是最多只有2,3年经验的人写出来的,很稚嫩,但又似乎挺认真的。结构不是很好,扩展性非常差。
一般来说将脚本挂在对象上是正常做法的,但这里所有的脚本都是动态添加的,所以脚本用到的所有的对象变量都是Find出来的,各种路径写死。询问之是说这样可以将Prefab与代码分离,以后更新的时候好搞。
我总觉得不太对。
不过几乎整套代码都是如此的风格,我想我是不会特立独行的。

上午还有些兴奋与激动,但下午却感觉心情不太好。
我在想是不是因为代码太嫩的问题,还是因为这种风格自己不太认同导致的?又或者自己感觉大家不够热情欢迎新同事?这个当然有点扯了。
不过有挑战就值得做,目前觉得的挑战一是独立承担前后端的开发任务,二是9月1,2号公司团练,对于我这个一直心里逃避集体活动的人真的是很大的挑战,但在这两个月里看了不少书什么的了,倒是觉得这个挑战倒真是可以练练的。

试着优秀2

0

看了会视频,然后看了下时间,又是晚上8点多了,时间真是快啊。因为今天什么也没有做。
公司对我来说算是已经搞定应该是前天开始,昨天就差不多是在家呆着了,但因为还有个找房子租房的事情,现在的房子月底到期,所以和公司解散赶在一块还是挺尴尬的一件事情。但还好有同事他那里有间房子,所以昨天去看了一下,顺便吃了下他妈妈做的一顿饭。
今天确是什么也没有做的,9:30起床玩会游戏,吃个午饭,再玩会游戏,睡个觉,再吃个饭,看个视频,就到现在了。

我当然不甘心于此。
之前几周是想着每周做个游戏,录个视频的,但最近两周虽然也都录制了视频,但因为有去北京参加蛮牛颁奖会,回来还有处理公司其他东西等事情,上传的视频都是以前做过的游戏录制的。其实也是不知道要做什么游戏的,因为前几个视频给周围人看似乎没什么意思的,我也就想要找到一些原因,所以后两周的动力有点小。总觉得这时候还是慢一下让自己好好想想,因为做正确的事比正确的做事要重要,所以好好想想什么正确的事。

这几天就试着充实一下自己,看能否让自己的眼界开阔一下。
开始看些书之类,要说什么书呢,其实就是提高自己一些能力的东西,比如怎么对话啊,怎么管理人啊,经济学通识啊之类的,还有其他一些新闻之类的,要说共同点的话,就是向着怎么创业来看吧。
虽然很久以前就想着创业,但实际就只是随提一下让别人觉得我还是有些想法的。但没有任何的实际行动,连创业是啥都不知道,虽然参与了一个创业团队,但也只是一直以打工者的心态在做,这个我是要反思一下自己的。
看了几天的书,想起最近好像一直提起的词,叫“套路”。发现真的是很多东西都是有套路的,但以前自己无论是自视清高还是自我傻叉,总觉得好像成功学似的,给人一种没什么很虚的感觉。但这几天的阅读倒真是有点醍醐灌顶的感觉,尤其是一本《关键对话》的书,我没有看完整版本的,看的是《得到》APP上的解读版,1万多字的干货版本,对我启发很大。
简单写下笔记,是自己觉得很重要的点:
对话要坦诚;
以解决问题为目的进行对话,不要让情绪所控制;
建立观点库(想象中的),分享观点库,主要目的是让对话双方明白彼此的信息,让信息透明,很多时候的失败的对话就是因为彼此不了解;
“综合陈述法”:分析事实,说出自己看到的事实,从最少争议、最有说服力的事实谈起;然后根据这个看到的事实说出自己的想法;之后鼓励对方说出他们看到的事实以及想法,征询对方的观点;做出试探性的结论表述,承认这些都是自己的想法,不要让对方觉得这是你认为的事实;鼓励做出尝试,创建安全感,鼓励对方说出不同甚至独立的观点。

好吧,以上算是一个插曲,都忘了此文的目的是什么了。我的目的是想明天要做什么,是还是以“慢一下”为借口继续玩会游戏吃会饭睡会觉还是想想到底怎么做。这个选择题真好选。
看了几天的书让我明白了或者是自认为的明白的,很多东西是有套路的,所以为什么我做的游戏感觉很平淡,没有情绪的起伏,而玩其他的游戏,即使是很简单的网页游戏之类,也都会或多或少的调动到自己的感觉,所以下面要做的就是回想或看下曾让自己有过情绪波动的游戏,总结一下,多看些相关的书籍,看看能不能摸到它的套路,让自己优秀起来。

简单的进步

0

昨天,应该是前天了,13号的时候,提前被打电话告知上午之前到公司,大家收拾一下开个结束的会议啊什么的。
好的,既然是要求中午之前到公司,我当天又起的还算早,所以9:30就到公司了,但一直等到中午12点公司也就才2个人。然后我打开QQ,上面有留言道下午三点前到公司。
好吧,我感觉自己被放了鸽子。所以就很不爽,一上午都不爽,直到下午也一直不爽。

然后昨天也被告知在10点之前到公司最后收拾一下电脑什么的。
我又9:30到了公司,本来在路上还在想是不是大家已经到了,已经在给电脑装箱,说不定已经在往楼下搬了。
但实际公司一个人也没有,我等到11点,还是没有人来,然后我就感觉又被放了鸽子,很不爽。这次我没有压抑一下,直接发了朋友圈,内容就是“又被放鸽子了”。
这要是之前的我,我一定会开始考虑这样做是不是会伤害到谁,但现在我确实想要尝试的表达自己,所以我没有多少犹豫的发了出去,并且没有感觉有多大的负担。
对此,对于别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我来说,我觉得自己在进步。

拒绝

0

这几天有些不爽,主要是要一直往公司跑,要完成一个用于蛮牛颁奖会时使用的游戏版本。
其实这也没什么,帮忙出个版本罢了。直到现在我才刚出完了版本回到家。

中间发生的几件事,其实看起来都是小事,也可能只是我很敏感罢了,让我感觉到很不爽,不爽的是我的时间安排必须被动按照别人的时间来计划。比如发现登录不了游戏了,原因是原来登录服务器放在上海那边,但现在因为和上海那边断绝了关系,他们将登录服务器关闭了,所以现在要怎么办,是要和上海商量一下再开两天还是我们这边自己架一个,因为我没有那么多资讯信息,所以我是拿不了注意的,那就得问负责人。但这个负责人却早已提前发讯息说这三天什么活动,不接任何电话与信息。好吧,那我就只能等他了,只能等他能接电话与信息的时候。所以一下午几乎干坐在公司等他回复,结果我是在晚上等到他的电话。幸亏他给我打了电话,否则再晚一点我都已经拟好了一则朋友圈消息:即刻起我想在家睡大觉,除了家人与快递不接任何电话,不看QQ留言,不看微信留言,不看邮箱留言,拒绝登门造访,舒舒服服歇两天,周一轻轻松松去北京会朋友。
还有就是这个涉及到服务器相关,我是不太懂的,所以只能依赖服务器的同事,但他已经找到新的工作并已经开始新的人生了。即使如此,我可以说我可以理解,但有个问题问他,他说现在不方便,要到晚上才能解决。总是让我很不爽,那我岂不是又要在这干等着你们?

这样的事情,我相信在以前我也经历过,可能没有现在这么敏感的觉察到。所以我想好好从自身想一下这到底是为什么。虽然可以说事情在发展过程中会出现各种突发情况的,但对我来说不是,如果偶尔遇到我也就认了,但经常遇到让我很不爽的地方,我那时却只能忍,所以我要找到原因,看能不能试着尽量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找到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我不会拒绝。
很多时候他们要做什么,那我就去做了,你想要什么效果,那好,虽然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但我是负责的,无论你的要求会在当时对我的其他工作、生活甚至心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都是顺其接受。这可能就给了他人一些印象,虽然不能说是“好欺负的”,但至少是“好说话的”。但他们需要一些什么要求的时候,就可能会想到我是“可以接受的”。所以这不是某件具体的事情不会拒绝,而是这种“不会拒绝”的态度潜移默化了周边人对我的看法,以至于他们有什么需求的时候可以很少地感受到甚至忽略到我本人对此需求的感觉。
所以,我觉得,学会拒绝,不是学会拒绝某件事物本身,而是学会表明自己的态度,让他人认识到你的存在。

这让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责任。
我自己也认为对工作是很负责的,之前去过的几个团队,负责人也都说我是很负责的。当时听来还是挺受用的,但现在想来,这多我来说并不是好事。他们所说的负责,对我自己来说就是“没有拒绝”,因为有很多他们的需求我在做的过程中是很痛苦的。所以一直以来的“不拒绝”似乎导致我丧失了自我,没有了自己的态度,自己的感觉只能默默圈动在自己小小的心眼里慢慢消化,以至于到现在自己做过的小游戏都是流于表面,没有任何感情流露,只是一堆代码堆起来的白骨而已。所以,我想试下,在以后的人生中,学会拒绝,学会表露。

浮躁

0

今天周四了,但是这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啥》毛都没有写。

三天时间换了三个思路。
第一天,给小孩做那个earlylearning之类的游戏,企图学下2D物理相关东西;
第二天,觉得还是丰富一下角色,企图学下SpriterPro在Unity3D中的使用,又延伸到动作的管理;
第三天,虽然抱着要不要面向直播做些什么的心思,但听了周围同事的说法,又想要不要将以前的小游戏拿出来修改成可以玩家进行网络交互的,所以又企图学下TNet或PhotoServer之类的网络插件。
总之,如果有人能将我这几天的状态记录下来,那这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啥》就有了,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啥了。

这几天浮躁的心态,我觉得可以写出好多条来,但有一个词不知道可不可以统一一下,那就是“有点着急了”。
首先是团队的解散。这让我似乎没有了什么依靠,急于找到下一个可以寄托自己精神慰藉的事物,所以就出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啥》,但做的这几期效果非常不好,第三集之后我就有点放弃了,第四集完全就是个应付的作品,所以也是很着急想要获得更多的成功与关注。
其次是没有了经济来源。虽然我知道是暂时的,找个工作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总有种又要给人打工的不甘心,又有种又要去面对对方用工资所评估的自己的价值,其实我也想直接面对市场,让市场给予自己价值,但根据《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啥》的情况,自己真是一毛不值。
三是年龄上吧。在24岁的时候我就觉得25的时候是不是该发生些什么,今年29了,我又很期待30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发生些什么。但期待归期待,还是应该动手做些什么让这个期待有点期待。目前,半年已经过去了,除了团队解散算是一个节点之外其他没有任何可供品评的东西。

虽然好像有些老套,但要解决“浮躁”,是不是应该回归一下“初心”呢?
拿最近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啥》来说,当初我做这个是为了什么呢?
想要获得关注?获得荣誉?出名?
这些都有,但看下那些真正优秀的作品,再回头看看这个不知道做的啥,太low了。好吧,我不应该妄自菲薄的,认识到这些问题,感觉到这些痛苦就是很大的成长了,接下来我还是希望会为了这些东西努力增长经验。
满足自己的创作欲望?
我总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很多,但迫于做的不是自己的项目不能作出决定,所以总感觉有很多东西压在心头得不到释放。就像是手臂被绑在木头上,不能随心所欲的伸展。所以当得知团队要解散的时候,首先冲到我脑袋的想法是,终于有时间做自己的东西了。绑缚手臂的绳子终于扯断了,当我想要超级爽的把手臂抡起来时,却感觉没有想象的那么爽,甚至都怀疑自己手臂根本没有抡起来。现在的很多想法还都是2年前的东西,虽然基于现有的东西进行迭代也是我很认可的方式,但总觉得我的创作力是不是没有了,这似乎不是我想要的。又或许这一度是我想要的,但我拿出来时没有获得认可,让我开始否定自己,这其实不是我想要的。
认可。难道是期望得到别人的认可?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活在别人的世界里”。虽然有很多教条说“不要活在别人的世界里”,“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之类之类的。但看我目前正在的努力,似乎都是期待着他人的真正的认可,认可我的作品,认可我的固执与幼稚。

好吧,写到这里,我好想在前文提了一个问题,有试着要解答这个问题?
还是走一步算一步,顺其自然吧。

试着优秀

0

已经做了4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啥》了,其实做了3周的时候尝试给他人看,和想象中一样,没有得到任何的反馈,是的,连负面评价人家都懒得给。虽然早就预到如此,但在事实面前还是觉得是要尽快反思的,而这,也是我想要的,即发现问题,快速分析并解决迭代。

我也想过为什么很多作品是优秀的,一搭眼就觉得可以看,看一会就觉得有些赞叹了。
正好昨天收拾简历的时候,发现之前自己的简历中对以往做过的小游戏的一些评价,其中说到了《弹个金币》发布在论坛后的反响比其他游戏更有多人的回复。
所以我在想,优秀的作品,一定是带有感情的,能够带动观者的情绪的。

这也是我很早就意识到的,但却一直没有去试着实践一下。而现在正在做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啥》更是没有什么感情,起始就定错了方向,期望用各种五花八门敌人来赢取观众眼光。而实际结果却是敌人也不怎么奇妙,画面又是山寨,又给人明显的不是视频而是某款乡土游戏的过程而已,没有任何意义。

我是个不善言答的人,也曾自认为说话的话我是不行的,但在写作上还是可以表达一下的嘛。
所以在昨天的时候,就最近的事情,也是到了某个节点,写点东西抒发一下吧。觉得抒发,就要应该有个抒发的对象吧,尤其是如果对象是个知心大姐姐之类的应该文思泉涌吧?但实际几个小时就写了两段话,晚上回家重温一下想继续写下去,但读了一遍,感觉好幼稚,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前天晚上没睡好导致写这几个文字的时候意识是模糊的。
这让我对自己的文字内容没了什么信心。

我现在的资本就是2年前的几个小游戏了,就像是守着死耗子的猫头鹰,当个宝贝似的护着。这几个小游戏在当时确实是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与信心,但时至今日没有什么改变,还是指着这几个小游戏来获得成就感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而且它们的出现给了我一个假象,就是:好吧,我说话表达不行,文字表达好久没练了估计也不行了,但我可以做游戏啊,表达感情的方式好多种,也许我最擅长的就是用游戏来表达自己吧。
真想对自己“呵呵”。

一直以来,我都是将自己的情绪感情积聚在内心,似乎在内心有个炼丹炉一样,不断的将情绪情感放入进去。所以我现在在怀疑我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丧失了表达情感的能力。丧失就是丧失了,可不关乎你表达的方式有几千几万种,在根儿上就已经没有表达的需求了。所以无论是文字还是游戏,都在追求外表的形式上的华丽与自认为的奇思妙想,但实际就是个空空的架子,像是一个个没有蝈蝈的笼子,况且编笼子的手艺也还真是差的可以,倒真可以用“奇思妙想”来形容一下了。

所以我在想自己是不是需要经常表达一下内心真实的想法,无外乎表达形式,而是确实的去表达一下。去感受一下表达的过程,表达的感受,然后记住这个过程这个感受,应用到自己的作品中去。
这么写感觉似乎有点功利性,动机不纯。嗨,我也就这么一写。

第十二周:无话

0

这周没什么东西做的,我指的是我想做的东西没有做,而是要做那个水果机还是老虎机的东西。
另外,雨童也要离职,听说已经找到了15W的投资,要开始创业了,好啊,祝福一下。
在雨童通知了lq同志要离职之后,lq找我谈一下,估计是想要说些什么绩效工资的事情,但他找我谈的时候先问我“对于雨童离职,你有什么想法”,正好是顺水的话,我就说“我也要离职”,这样的话就没多谈了,无非就是希望能把手头的东西做完罢了。就又找林龙同学谈一下了。

等完全离职之后,我想我会先把这几年在暴雨的事情总结写一下,是的,即使是在现在的公司,我也当成是在暴雨的了。我希望能够总结出些什么东西,然后做个游戏。。。。初步想法是做成密室逃脱类型的。

赶上了六一与端午,所以回家了一趟。看了下老爸新开的商社,看到了老妈上下楼梯的模样,看了下一涵的成长,看了下老姐梓妍的玩乐,贴几张图总结一下这几天吧:
IMG_20140601_181207

IMG_20140603_081829

IMG_20140602_112442

 

2014060119164526040

两年

0

两年,是从前几天拿到离职证明的时候看到的,从11年8月15日,到13年8月1日,也算是正好两年了。
本来想在前面加上个形容词,比如“简单的两年”或“平凡的两年”等等,但总感觉一个形容词根本不足以形容这两年,所以“无声胜有声”啊,就是——两年。

记得当年刚从蓝港离职,桃子找我说这里有个新项目,公司也挺好,然后我就过来了。因为我一直在寻找成就感,又或是在努力获取成就感,但蓝港的这个阶段暂时不能满足我,又因为其他某些原因,就离开了。
来到了上海。

刚来的一段日子,虽然没有以前蓝港的一些感觉比较好的氛围,但总的说还是挺高兴的。而且又是在做新项目,开始一段新的路,总是让人觉得比较兴奋。
但实际这套代码实在是。。。关于这件事情我就不吐槽了,因为实在是难以下笔。

回想起来,暴雨的陨落是在我来到公司之后的事情,所以我还经常拿自己调侃:我就是暴雨的克星。之后的日子也能明显感觉到公司在缩减开支了,比较让我新鲜的各种饮料也已经断货,而到了年底,竟开始稍微的有点拖欠工资起来了。
有点敏锐嗅觉的人已经开始着手离职。

当时似乎说如果游戏有了200W月收入,则就给项目组发奖金。
而在我们看来,确实达到了这个目标,而对于老板们看来,这只是个数字,而实际的钱并没有到位,所以不算。
过年回来,策划集体离职。现在想来,还真是挺壮观的一幕。

而由于财政的不支,所以这个我闻风而来的新项目也终于夭折了。
自此,便开始了预言的维护工作。

当时因为大量人员的离职,前景一片惨淡的时候,老总还召集了一批人到一个地方开会。说这一批人是如果暴雨倒掉,只要这批人在就能够使公司继续存在的员工。而我只来公司几个月就“有幸”能够成为其中之一,我相信是跟我的能力是没什么关系的,而是因为桃子与老方。
会上说了什么早就忘记了,但有两件事却是记得的,又或许会上就说了这两件事。
一是回忆,当游戏还在疯狂赚钱时,有次大家在他的别墅狂喝酒,光喝酒就喝了多少多少钱;
二是对离职的人的抱怨,“公司培养了你,给你工资,你居然离职?!”(具体意思忘记了,但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个意思)。
听这一席话,我就已经隐约知道目前处境的原因了。

虽说开始走下坡,但逼走部分员工之后,也还一直能够坚持。程序组来说,走掉了李小军、黄斌,又过来何宁等人,又走了两个,黄梦与谢键也加入,后来因为要做页游招来了顾姜伟。其他组也都差不多,人员来来走走,现在想来虽有些伤感,但与他们在一块还是挺可乐的,对于他们这批人以及其他的一些事情,我想在之后的日子里再详细写下,因为总归是见证了一个公司的由盛转衰,还是值得纪念下的,但我不会开公司,也不想开公司,所以对于什么转衰的原因啊什么的都是很无聊的事情。

公司渐渐的冷清了。干掉了几个项目,因为这几个项目做了N年而且居然还没露过脸。
我们也从这个屋子搬到了另一个屋子,而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又搬到了别的一个屋子,整层楼算是都呆过了,没白来。

而对于游戏的维护,也是各种的新功能各种开发。又在跟风强推微端版本与页游版本,一次还扯出个横幅来个激励的“奋战XX天”。这段期间让我心跳加快,各种呼吸不畅,居然恐惧起猝死来,我发誓如果再来一次“奋战”我是一定会当逃兵的。

公司又很冷清了。
终于在12年的11月左右吧好像是,公司搬出了这个月租超贵的大厦,移到了一个比较小的地方。当时我住的地方到这里走路只有10分钟的路程,所以周一就到这里来上班,前两天周五晚上的时候我还过来看了下,当时居然还没有装修完的,只有一个人在那里值班,看到我了就说找谁。我说我是这个公司的员工,过来看看。他哦了下,说其他人都去吃饭了。我也哦了下,不想两人尴尬,就走了。

10分钟的路程还是让我有些高兴的,但之后房东要加价,我就走了,搬到了中潭路附近。反正下了地铁站就是公司,想也没事。但自此,我上班所要花费的时间就刷新了记录,20多分钟。刚搬过去的时候,正好是最冷的时候,而屋子里空调居然是坏的。取暖的方法就是出去吃完拉面。

黄梦走了,年后回来,谢键也走了。程序就剩下了我与何宁,一个客户端一个服务器。
之后老婆回上海,我们在3月份就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旁边就是长风公园。但到地铁站要走路20分钟,所以这又刷新了我上班的记录:半个小时。

我一直希望能够有点成就感,但这两年来却根本没有。我之所以能够留到现在,不是因为对暴雨有什么感情,不是因为就剩一个客户端觉得自己独一无二,而是因为现在,没有什么工作好做,我有这么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做自己的东西,来实现自己的成就感。还可以拿工资,虽然已经拖欠了3,4个月了,但总还是有点希望的。
但自己的要求太高了,整整的将这段时间给毁掉了,因为我也没有获得我想要的成就感,甚至一个小小的烂游戏都没有做出来。

当知道项目组终于要被卖到别的公司的时候,我就知道,“好日子”到头了。
老方想拉我去他那边做游戏,新项目,新的东西,总是兴奋的。但在这之前却还是要先到新的主顾公司去做交接,所谓交接,也还是维护这个游戏。
说实话,我腻了。

而这也再次刷新了我上班的记录:1个小时。

今天下午马上要下班了,突然说要开会。在暴雨的时候,“突然”的事情很多,所谓上级绝不会和你说任何话,当成熟了,就突然宣布了某件事情,总是让人有点愕然。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总是在要吃饭的时候开会。这让我突然想到了之前老总的“一席话”,虽然这次会议内容的确是在讨论游戏的“重生”,但在这个点突然宣布开会,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员工算个屁。

我不是人才,但我是个人,我需要希望,我也追求成就。这个游戏曾经辉煌过,但,这与我何干?维护这个曾经辉煌过的游戏,我并没有任何荣誉感,反而像是在给别人擦屁股。
擦了一年多的屁股了,除了留下4个月的拖欠工资,没有什么值得交流的回报,我真的腻了。

每天俩小时

0

今天第一天去新的上班地点,好远的地方,走路20分钟到地铁站,再坐20分钟的地铁,再走20分钟才到公司,几乎是1个小时了。
我刚到上海的时候就已经听各种人说上班用1个小时或几个小时之类的,说的特别正常,似乎就应该是这样。。
这终于轮到我头上了。。
我实在是无法接受要浪费1个小时在路上啥也不干的干等。虽然即使可能省下这1个小时也是玩游戏又或是发呆,但总是很难理解为什么要花1个小时在路上,一天来回就要2个小时,一周就是10个小时,一个月就是200多个小时近8,9天了,天啊。。。。这么一算还真TM了不得!

大把大把的时间就这样浪费在上班途中了,什么也没有获得。我也曾觉得,积极地人呢,一定可以从任何处境中看到希望的东西,所以我就想也许能够在这一个小时里面能够看看人群,看看他们的表情,看看他们的行为,或许能够发现些什么?但看了看周围,看到的也只是和你一样或戴着耳机或拿着手机或木然的望着窗外的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着的人群。

公司倒是挺大,有两层楼。
但现在提到大的公司,总让我感觉有点不安全,也许是看多了评论,想多了言辞,个人制作的崛起我觉得是迟早的事,而且是已经正在发生的事情了。
而且中午与小顾一起吃饭,看了下他做的手机游戏,说是苹果审核批了好几次都没通过,说是商店什么问题。看他的演示,虽然是看着很简单的打飞机游戏,但总归是个已经完成的游戏,而反观自己,自己的进度实在是太慢了。总想要实现一个完美一点的东西,而经历都耗在了如何完美上了。

晚上本来想再和小顾吃饭,请教他一些关于敌机生成的问题,因为现在做的这个打砖块的游戏也涉及到类似的问题,但在下班前接到通知公司老板要请项目组吃饭。

其实也没什么所谓,就是累了,累的想要抱着女儿躺在床上睡上一觉。

《预言》的预言

0

前两天,老方突然找我让我打电话给他。
他首先问周围有没有人能听到,好像很神秘的样子,让我有点不安。。
老方透露消息说项目组已经被卖掉了,整个团队将会移交到天游,就这几天的事,然后他和那边打过招呼,说想要让我到他那边去,然后问下我的看法。

其实目前公司状况如此,这样的事情时迟早发生的,相信在团队里的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觉悟,但总觉得混一天是一天吧哈哈。老方终于把确切消息告诉了我,竟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虽然感觉也没什么。
我本来的计划是利用这样没什么工作的事情,而又有很多时间可以学习自己的东西的境况,坚持个一段时间,看情况回家自己搞搞独立游戏什么的。但虽然是在一直搞自己的东西,但到现在都不知道做出什么东西来了,即使能够列出一些东西,但好像都是些残缺不全的内容,感觉浪费了一段黄金时间啊。。。
想一下,这段时间曾想做下单机版的DXXD,而且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设计与编写这个,但最终却是因为技术与设计上的双重难关实在不堪重负,心太大,而又能力太小,暂时放弃转而研究U3D,但也才只接触了1个月而已。
用U3D曾想做个弹球类的游戏,但做到一半却发现与之前想象的大不相同,而且越做越觉得这个游戏无聊,就中断了。现在也在做一个类似弹球的游戏,基于上一个,重新设计了一个感觉比较有聊的东西,正在制作中,因为有了第一个的经验,所以一些设计与开发上倒是没那么坎坷了。
而今因为团队转移 ,这段安逸的被我浪费掉的天府时段终于到头了。

老方说中午过来咱聊一下吧,看下这边的公司,然后千叮万嘱不要和任何人说。
遇到这种好像很严重的情况,我总是本能的想要等一下,不要让我立即作出答复,让我好好想一下,但老方倒是很着急,我也就带着些忐忑大中午的提前下班到了老方那里。
老方的地方与原来暴雨所在的数娱大厦只是一个路口的距离,似乎对我来说又回到起点了呀。

在一个会议室,老方跟我说了些情况,大体就是团队因为公司问题就卖给天游了,其实早就在计划,只是有些费用什么的谈判才拖到现在。而老方与天游那天说过想要将我留给他,不用随着团队过去了。
然后又加来谢键与王玉波,大家一块吃了个午饭。
席间听闻代码底层已经变化颇大,而且UI也终于不再使用MFC了,让我颇感欣慰。但也正因为变化颇大,所以很多功能基本就得重新开发,而这个端游也基本就是从0开始的产品了。所以在以后的话,加班就是常态。
已经好久没加班了。。

吃饭完,那事情就这样说定了,老方临走还是千叮万嘱不要泄露。。
对于老方能够第一时间通知我,而且想要让我帮他工作,对于我来说是很感激的。我知道自己其实技术上没什么能力,而且还经常抱怨各种游戏的设计问题,而自己有没有什么脑子,总之有点一无是处,而之所以有现在的成绩,完全是因为山中无老虎而已。

返回到公司,施静加我QQ。
在上午与老方通电话之前,她就再问我要QQ。在这之前我与她几乎是没有任何接触的,而突然她加我QQ,我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事了。加了之后我就到老方那里去了。

回来看到她给我留言问“老方和你说了?”
那我就以为是她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老方还在千叮万嘱不要泄露。我本来想说“你也要到老方那里去?”但后来一想,还真是不知道她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所以我就问“你要到老方那里去吗?”哈哈,我真是太坏了。
她给我的回复让我觉得她的确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而且我又觉得不能告诉她,唉,我实在是不会编故事啊,所以我就放弃了和她的聊天,不再理她了,我要么就不说话,要么肯定把什么事情都实说了,老方的嘱咐太让我痛苦了。。

过了会儿,天天在RTX上说“之前预言被卖的消息,成真了”,那看来公司的人就都知道了呗。。。。

过了一会,李文玉大神突然找我聊天。因为李大神就在天游,所以我估计他就是想和我说这些事情相关的。因为老方说他已经通知天游会让我留下来到他那边,所以我以为李大神是什么事情都知道的,所以就和他聊。。没想到。。。
他本来以为我早晚会过去,所以不想”节外生枝“,但竟然被老方先”下手“了,所以”老方太坏了“。

聊天中李大神似乎也是很想让我到他那边去,做做手游什么的,也说了好多劝我的话。对于我来说,无论端游还是手游都是一样的,但我已经先允诺了老方了,我也和李大神如此说”如果你比老方早的话,我就跟你了“。之后又聊了一会,就下班了。

我是打算第二天也就是昨天提出离职的。而且那天等天天来了,我就和他说我今天要离职,而且都写了离职申请交到人事部门了,人事说你先等一下,等办好了再通知你。
中午吃完饭,李大神给我带来一个尴尬的消息:先随团队到天游那边再说,已经和老方聊过了。
可是我都在办离职了。。。。
我问下老方,老方说他和李大神商量的是会让我先随团队过去进行交接工作,等招到人了,然后我再去老方那里。老方又问”他怎么和你说的?我再和他说说“。
之后老方回复”李文玉太坏了“。

其实我很怕一件事就是他们会让我自己选择,这真是太痛苦了。我常常说选择嘛,你痛苦是因为你没有目标,没有梦想,如果你有个目标的话,那选择就会一目了然。
但事实真复杂。。。但还好他们没有让我做选择,但这只是现在而已,最后的决定权还是也必须是由我来决定了。
目前的情况就是先去天游那边继续接手预言的开发维护,至于之后怎样,再看情况。

对于老方与李大神如此的抬爱,实在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我真是觉得自己没什么能力的。但在他两人对我的评价,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我做事比较踏实,能沉得下心来。
可是我觉得我恰恰是沉不住心啊,对于DXXD的开发,对于U3D的实践,我也总是在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慢慢来,但事实真的是好慢啊,慢的我都没气了。
不过还好,上气没有还有下气,我了解做事一定要慢慢来,虽然现在还是一事无成,而且我还会做好继续一事无成的心理准备,但放弃那就真毁了。
不过真是太痛苦了,一直觉得自己TM真厉害,但浪费了这么一大段时光让我认清了自己到底能吃几碗干饭的了。而且有一句话更有深刻的理解“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目前的我来说,即使告诉我说只要把这个游戏做出来一定会怎样怎样,但我知道以我目前的能力来说要做出来真是太困难了。
这点认识,就当做是对这段让我兴奋夹着痛苦,但更多的是对目标的向往以及过程中各种的失落的时间的一点慰藉吧。

以前写过一首打油诗,在写下吧:

劲草拨云冲晨星,
闲花闲养醉怡情。
暴雨年前中天日,
可惜来时不见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