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让我女儿写杂文

0

又是高考过去了,自打自己高考完毕后,就总是将自己作为一个看热闹的人来看看那些看热闹的人。
对于考试的题目,大家更关注的还是各个作文题目,这让我想起了我上学时老师教导我们写作文的事。

我相信当时老师教导的内容今天丝毫没有变化的,因为“鞋”是没有变的。无论想怎么写,但杂文是不能写的,也就是带有批判性的文章。而写散文之类有点积极向上,最好有点歌颂的则比较容易拿分。
但偏偏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了写所谓杂文,事实上当我知道我写的可以称之为杂文的时候我已经写了这样的东西好久了。
高中学校调了三次班,各种语文老师基本都特意嘱咐过我,不要写杂文。当然对于高考来说,他们是好意,但我现在很庆幸没有听他们的。

因为杂文就是批判性的文章,要批判首先就要有一双能发现可以批判的事情的眼睛。而且要经过大脑的思考,是否可以批判,是否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我列举的观点是否有过考证或出处等等。。
而所谓的骈词艳句堆砌起来的高考散文,不用任何脑细胞就能吹嘘起来的歌功颂德,任何一个会写字的人都能一篇。但这有什么意义?
意义就是锻炼了一批又一批没有任何追求,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不会自我反思的各种高级人才。

歌功颂德可以随口就说,不用付任何责任,而讽刺批判则需要深入发现,独立思考,辨其谬处才会下笔。
所以当我女儿长大了,我一定影响她不要成为一个不会独立思考可怜虫。

这又让我想起了前一阵子因为宿舍舍友之间的矛盾而酿成不少惨剧的新闻,并由此展开不少讨论。
看到有些调查,当发现舍友不顺眼的时候,这部分人采取的最多的措施就是报告老师要求换宿舍。
我要说的是,当头脑简单的人遇到问题时,最常用的解决办法就是:抛弃。